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孔平花与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行政确认纠纷二审行政判决书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4-07-01 15:07    0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4)佛中法行终字第166

上诉人(原审原告)孔平花,女,汉族,住广东省怀集县。

委托代理人孔令威,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南海大道北85号。

法定代表人朱伟新,局长。

委托代理人邓日科,广东法品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佛山市南海区冠辉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狮山狮北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刘明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高敏峰,广东中信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孔平花因诉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南海人社局)劳动行政确认一案,不服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13)佛南法行初字第13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孔某某是佛山市南海区冠辉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辉公司)的员工,任职杂工,日常下午下班时间为1730分,如需加班,加班时间为18时至20时。201310919时许,孔某某与陆某甲、庞某某一起到狮南水闸对开的北江边电鱼,期间孔某某触电,经抢救无效死亡,死因为电击伤同年1022日,孔平花(孔某某的妻子)向南海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南海人社局于同日予以受理,并于同月29日向冠辉公司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南海人社局经查证,于同年115日作出佛南人社伤认(201306363号工伤认定,认为孔某某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认定其死亡不属工伤。南海人社局将该《工伤认定书》送达给孔平花和冠辉公司。孔平花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1.冠辉公司经营范围是加工、产销:家具用品、手套、储物袋、方垫、围裙。2.陆某甲是冠辉公司的杂工。

原审法院认为: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南海人社局作为区一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依法享有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事故处理和认定的职权。在程序方面,南海人社局受理孔平花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对孔某某死亡的有关情况进行了调查核实,后作出本案的工伤认定,并将该《工伤认定书》送达给孔平花及冠辉公司,南海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程序合法。

南海人社局对刘某某所作的工伤认定调查笔录、公安机关分别对孔平花、庞某某、陆某甲所作的笔录相互印证,与《员工履历表与劳动合同》、《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等形成证据链,证明201310919左右,孔某某与陆某甲、庞某某一起到狮南水闸对开的北江边电鱼,期间孔某某触电身亡的事实。关于孔某某电鱼死亡是否属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认定为工伤;第(五)项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认定为工伤。根据上述规定,该情形认定为工伤,必须同时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三要素,缺一不可。冠辉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加工、产销家具用品、手套、储物袋、方垫、围裙,孔某某是冠辉公司的杂工,电鱼并非冠辉公司经营范围,亦非孔某某的工作内容;另外,根据证人庞某某、吴某某等人证言,陆某甲是冠辉公司的杂工,孔平花对此亦无异议,即陆某甲并非冠辉公司的管理人员,没有证据证明孔某某外出电鱼的行为是受单位管理人员或领导指派,不能因为陆某甲是冠辉公司老板娘的弟弟则推断孔某某外出电鱼是受单位指派;再者,没有证据证明孔某某外出电鱼的行为是为冠辉公司的利益而为,孔平花认为孔某某此前曾外出电鱼,并将电回来的鱼拿回单位饭堂加菜,但不能据此来推断本次电鱼是为冠辉公司利益而为。综上,孔某某外出电鱼的行为与工作无关,不符合“工作原因”这一要素。因此,孔某某外出电鱼期间触电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五)项的规定,也不符合第十四条规定的其他情形以及第十五条的规定。孔平花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依法予以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 驳回孔平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孔平花负担。

上诉人孔平花上诉称: 一、本案现有证据足以证实:孔某某案发当时属于加班(工作)时间,案发时外出电鱼受到冠辉公司指派,由于工作原因才发生了工亡事故。首先,冠辉公司提供的证据《公司规章制度》第四章第二十八条“如需加班的,加班时间:1800-2000”的规定,可以证实冠辉公司在公司需要加班的,加班时间为1800-2000。本事故发生在19时左右,是在加班时间点里面。其次,关于本案的举证责任,关于本案孔某某的事故是否工伤的问题,举证责任在用人单位。因为孔平花作为孔某某的直系亲属,一直认为是工伤;而用人单位却不认为是工伤。依《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在这种情况下,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结论。因此,被上诉人南海人社局仅根据刘某某的笔录,即认定事故当天公司没有安排孔某某加班,是片面的。光凭冠辉公司股东也是法定代表人的片面之词、有利害关系的假证词,达不到证据确凿充分的定案标准。相反,根据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以及证人陆某甲、庞某某、孔平花的姑姑的证言,足以证实:2013109日是约19时左右,孔某某是听从公司安排在加班时间受公司领导指派去电鱼的。二、本事故发生时,孔某某是听从公司安排,在加班时间(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且也是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意外伤害,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此外,还是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本事故属于工伤。冠辉公司的老板娘陆某乙出资为陆某甲购买电鱼机,并为孔某某等人电鱼提供摩托车。孔某某等人是在公司加班时间按照公司安排去电鱼,将电到的鱼作为公司加菜用。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南海人社局辩称:一、被上诉人所作的《工伤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以维持。1.被上诉人于20131022日受理上诉人孔平花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并于同月29日向原审第三人冠辉公司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要求原审第三人在指定有期限内承担举证责任,并同时向刘某某进行了调查取证。后被上诉人根据调查取证查明的事实,于同年115日作出了《工伤认定书》,认为孔某某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条的规定,其死亡不属于工伤,并依法将认定书向各方当事人送达。2.被上诉人认为孔某某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被上诉人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上诉人对刘某某所作的工伤认定调查笔录、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分别对庞某某、陆某甲所作的讯问笔录、《工伤认定申请表》、《工伤事故报告书》、企业机读档案登记材料、孔某某的身份证、《员工履历表及劳动合同》、《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孔平花身份证、《工伤认定申请受理通知书》、《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工伤认定书》、工伤认定文书送达回证等证据材料。二、本案中,上诉人认为孔某某是听从公司安排,在加班(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且是因为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而发生工亡事故的。但是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和第(五)项的规定,要认定为工伤,必须同时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三要素,缺一不可。原审第三人的经营范围是加工、产销家具用品、手套、储物袋、方垫、围裙,孔某某是原审第三人的杂工,电鱼并非原审第三人的经营范围,亦非孔某某的工作内容。此外,陆某甲并非原审第三人的管理人员,没有证据证明孔某某外出电鱼的行为是受到单位管理人员或者领导指派。再者,上诉人也没有证据证明孔某某外出电鱼的行为是为了原审第三人的利益。也就是说,孔某某外出电鱼的行为与工作无关,不符合“工作原因”这一要素。因此,孔某某外出电鱼期间触电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条的规定,不应当认定为工伤。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维持原审判决。

原审第三人冠辉公司述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经审查,原审法院经庭审质证而认定的证据合法有效,可以证明原判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及第二十条的规定,被上诉人南海人社局作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依法享有对工伤事故进行处理和认定的职权。该局在受理原审上诉人孔平花的工伤认定申请后,经调查核实,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本案所诉之《工伤认定书》,并送达当事人,其执法主体适格,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中,被上诉人根据刘某某的调查笔录、庞某某和陆某甲的讯问笔录以及《工伤认定申请表》、《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工伤事故报告书》、孔某某及孔平花的身份证、《员工履历表及劳动合同》、《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户口簿、结婚证等证据,可以认定上诉人的丈夫孔某某是原审第三人冠辉公司的员工,于2013109日下班,晚上约19时左右,孔某某与陆某甲、庞某某一起外出到小塘狮南水闸电鱼,在此期间,孔某某不慎触电死亡的事实。基于以上事实,被上诉人认为孔某某的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条的规定,作出孔某某的死亡不属工伤的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规正确。上诉人主张孔某某电鱼是在加班时间、受公司指派并为公司加餐,故孔某某的死亡应属工伤。经查,根据陆某甲及庞某某在公安机关所作的《讯问笔录》以及庞某某在第一审中出庭作证反映如下事实:孔某某是原审第三人的杂工,负责拉箱、装箱等;201310919时许,孔某某、庞某某应同是公司杂工的陆某甲所邀去电鱼;期间,庞某某询问陆某乙(冠辉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某的妻子)是否可以下班,陆某乙表示同意,之后,庞某某与陆某甲、孔某某三人前往北江电鱼;其三人所使用的电鱼机为陆某甲个人购买。根据以上事实可知,孔某某等人电鱼并非属上班时间履行工作职责的行为,也非受公司指派为公司利益的行为,不符合工伤的认定条件。虽然陆某乙表示同意其三人去电鱼,但并不意味着电鱼是受公司指派为公司利益而为的行为。故上诉人关于孔某某的死亡属于工伤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要求撤销被上诉人所作《工伤认定书》,并责令被上诉人重新作出工伤认定的诉讼请求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50元,由上诉人孔平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代理审判员  何 丽 容

代理审判员     

 

 

 

 

二○一四年六月六日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工伤保险条例》

   第五条 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工伤保险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下称经办机构)具体承办工伤保险事务。

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第十五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
  (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
  (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
  职工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有前款第(三)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外的工伤保险待遇。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由于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可以查清事实后改判。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