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买卖合同还是承揽合同?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2-10-29 10:10    0

案情

林某向田某订做牛仔裤,并签订了《订货制作单》。田某于期交牛仔裤林某林某给付部分款项后一直不肯支付余款。后双方当事人因该批货款问题引发纠纷,田某遂诉至法院。

被告林某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一审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应将本案移送有管辖权的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审理。其理由是:本案应定为买卖合同纠纷,被上诉人提交的“订货制作单”实际上是双方对牛仔裤买卖合同中部分要求的特别约定,并不是加工或定作合同。永嘉县是被告的住所地和常住地,且双方签订货单没有约定交货地点。本案依法应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审理本案,要求该案移送至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审理。

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依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订货制作单原件,该订单的内容系被告向原告订作加工衣、裤,符合加工承揽合同的要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且加承揽合同,以加工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该案合同履行地在佛山市顺德区均安镇。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0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被告林某对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被告林某不服一审裁定,提起上诉,认为:本案应定为买卖合同纠纷,被上诉人田某提交的“订货制作单”实际上是双方对牛仔裤买卖合同中部分要求的特别约定,并不是加工或定作合同。该订货单中的衣服款号、衣服样式都是被上诉人田某自己设计和自己预先制作的。在买卖中不过交给上诉人自己选购而已。单价也是被上诉人田某自己先行确定的,在交易中不过讨价还价而已。数量是上诉人自己认购的。有关“其他要求”方面是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田某所生产的产品提出小部分改进和变更要求。这是买卖双方或市场上的一种买卖习惯,和承揽合同的要件有根本的区别。原审法院不依法定程序,任意变更案由为承揽合同纠纷,并错误认定双方有约定“顺德均安”是交货地点和履行合同地。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驳回了上诉人的管辖权异议,违反了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上诉人是浙江省永嘉县公民,永嘉县是上诉人的住所地和常住地,双方签订货单没有约定交货地点。依法应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审理本案。上诉人为维持法律的尊严和案件的公正、公平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裁定,将本案移送有管辖权的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审理。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被上诉人田某认为上诉人林某拖欠其加工牛仔裤款而提起的诉讼,并提供了《订货制作单》予以证明。在被上诉人田某提供的《订货制作单》中载明的牛仔裤款式,各款式裤身车线颜色、裤身洗水颜色、数量、单价,可以认定双方系一方交付工作成果,另一方支付报酬的加工承揽合同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0条规定:“加工承揽合同,以加工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但合同中对履行地有约定的除外。” 本案中,被上诉人田某作为承揽方完成主要承揽工作的地点是其住所地,且上诉人林某与被上诉人田某并未对履行地另作约定,故可以认定被上诉人田某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被上诉人田某住所地在佛山市顺德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原审法院作为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上诉人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原审裁定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0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评析

《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定义】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合同法》 第二百五十一条【定义】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

实践中,买卖合同与承揽合同有着明显的区别,同时两者也有着极大的相似性,由于二者的相似性,给合同的定性和处理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也容易产生混淆。以本案为例:一种意见认为,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原告田某提交的《订货制作单》实际上是双方对牛仔裤买卖合同中部分要求的特别约定,并不是加工或定作合同。有关“其他要求”方面是被告对原告所生产的产品提出小部分改进和变更要求。这是买卖双方或市场上的一种买卖习惯,和承揽合同的要件有根本的区别。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系承揽合同纠纷。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原告提供的《订货制作单》中载明的牛仔裤款式,各款式裤身车线颜色、裤身洗水颜色、数量、单价,可以认定双方系一方交付工作成果,另一方支付报酬的加工承揽合同关系。

一、二审法院在本案管辖权异议的处理中,均采纳了第二种意见,理由在于:从承揽合同的定义上看,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在承揽合同中,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并交付工作成果,该工作成果是按照定作人的特定要求为满足定作人的特殊需要由承揽人完成的,因此标的物的特定性成为承揽合同的一个重要特点。该标的物一般没有固定的行业标准,标准主要由双方当事人自由协商,通常只能为定作方所利用。在买卖合同中的标的物通常是满足商品在市场上的一般需求,并非只能由购买人所利用。并且该标的物通常是标准化或者系列化的物品,一般需要符合行业标准或者专业标准,因此其不具有特定性。基于此来分析上述案例,原告向被告交付的牛仔裤成品,是按照被告的特定要求制作的,由于对牛仔裤款式、各款式裤身车线颜色、裤身洗水颜色等作了详细约定,只能满足被告的特定需求,据此可以认定原告与被告之间系承揽合同关系。倘若原告向被告交付的是其他物品,如普通衣服,并且该款衣服原告也向其他厂家供给,在没有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则宜认定为买卖关系。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