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行人连遭三车碰撞致死,两车逃逸交强险如何处理――姜某兰等六人诉杨某铭、某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来源:    作者:曾慧元   提交日期:2012-11-21 09:11    0

要点提示: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未按照国家规定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由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先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行人被三辆机动车撞倒碾压致死,其中两辆逃逸,在三辆车均负有在交强险限额内的赔偿义务时,其请求未逃逸车辆投保的交强险先行全额赔偿,可予支持。

 

一、案情

201112311910分许,无名氏甲驾驶客车沿和顺金贤路由金溪方向往贤僚方向行驶,行至金利乡路段时与行人石某发生碰撞,致石某倒地,随后杨某铭驾驶车牌号码为粤YY****号轻型厢式货车和无名氏乙驾驶摩托车先后碰撞倒地的石某。肇事后,无名氏甲和无名氏乙驾车逃逸,杨某铭驾驶肇事车辆将石某送往和顺医院后经抢救无效当天死亡。本起事故经南海交警大队处理并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共同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杨某铭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石某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事故发生后,杨某铭、杨某初赔偿了姜某兰等六人23000元。肇事车辆粤YY6572号轻型厢式货车的登记权人为杨某初,杨某铭在驾驶该车辆时发生本起事故。该车向天安保险公司参投了交强险,本起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二、审判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认为:南海交警大队对本起交通事故作出的事故认定书合法、准确,且到庭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法院对该认定书予以采信。根据该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共同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杨某铭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石某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在民事赔偿方面,由于本起交通事故其中一方的当事人为行人,无名氏甲、无名氏乙所驾驶的车辆均属机动车,而且该两人碰撞了石某后均驾车逃逸,导致交警部门无法查清该车的情况,也无法查明该车的投保情况,根据《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四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未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机动车方在该车应当投保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对超过最低保险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第一款的规定赔偿。”对于本起事故造成石某死亡而产生的损失,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应在应当投保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内先予以赔偿予姜某兰等六人。由于杨某铭所驾驶的粤YY6572号轻型厢式货车在天安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故姜某兰等六人因本起事故造成石某死亡而产生的损失,应由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及天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各项赔偿限额内先予以赔偿,超出部分,法院酌定由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各负40%的民事赔偿责任,杨某铭负20%的民事赔偿责任。杨某初作为YY6572号轻型厢式货车的登记车主,杨铭在驾驶该车辆时发生本起事故。事故认定书认定该肇事车辆灯光不合格,而本起事故发生在晚上1910分许,该车辆灯光不合格对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的关联性,杨初作为车辆的登记车主未对机动车适于运行状态进行合理的维护,故其对本起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法院酌定杨初对杨铭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在30%的范围内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对于无名氏甲、无名氏乙的责任承担,由于该两人的身份尚不明确,故该两人应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姜某兰等六人可待其身份明确后,另行向该两人追偿。

法院核算姜某兰等六人损失合共224380.3元属交强险的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的赔偿项目,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及天安保险公司在该项目内的赔偿限额总额为330000元,姜某兰等六人的损失未超出该赔偿限额的总额,天安保险公司应在该限额内赔付74793.43姜某兰等六人。由于姜某兰等六人因本起事故造成石某死亡而产生的损失已由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及天安保险公司赔偿完毕,故杨某铭、杨某初在本案中不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于杨某铭、杨某初已向姜某兰等六人先行垫付了23000,应由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及天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向杨某铭、杨某初予以返还。即天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赔偿范围内直接赔付67126.76元予以姜某兰等六人,再返还保险金7666.67元予杨某铭、杨某初。杨某铭、杨某初另行垫付的15333.33元可待无名氏甲、无名氏乙身份明确后再向该两人另行主张返还。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对姜某兰等六人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姜某兰等六人也可待该两人身份明确后再另行主张。

综上,判决确认姜某兰等六人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石某死亡而产生的损失在本案中尚应得赔偿款总额为67126.76元;天安保险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付67126.76予姜某兰等六人;驳回姜某兰等六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姜某兰等六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认为一审法院在没有查明无名氏甲和无名氏乙的机动车是否投保交强险及所驾车辆的情况下直接认定无名氏甲及无名氏乙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二审主要争议焦点是姜某兰等六人因事故造成损失赔偿责任的承担问题。首先,国家设立交强险的目的是对车辆这种高危工具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及时进行救济,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以维护社会公众的利益,故交强险具有公益性质。国家通过交强险制度强制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购买相应的责任险,以提高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投保面,有利于受害人获得及时、有效的经济保障和医疗救济。交强险制度设置的目的之一即是保护受害人利益、维护社会稳定。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首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本案中,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无名氏甲、无名氏乙驾驶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逃逸;杨某铭驾驶技术不性能不合格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是导致事故的原因之一;无证据证明石某有导致此事故发生的过错。无名氏甲、无名氏乙共同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杨某铭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石某不承担此次事故的责任。综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交强险设置之目的及本案事故的责任划分等因素,法院认为姜某兰等六人因本案事故造成的损失应当由粤YY6572号肇事车辆的保险人天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先行赔付。姜某兰等六人因事故造成的总损失为224380.3元,由天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责任限额110000元范围内先行赔付,对于杨某铭、杨某初已经垫付的23000元,在天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110000元范围内予以扣减,即天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尚应向姜某兰等六人支付87000元赔偿款。杨某铭、杨某初已经垫付的23000元赔偿款可向天安保险公司追偿。本案事故中姜某兰等六人尚未获得赔偿的部分为114380.3元。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四十八条第四款规定:“……未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机动车方在该车应当投保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对超过最低保险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第一款的规定赔偿。”由于本案中无名氏甲、无名氏乙的身份情况和车辆投保情况尚未明确,故姜某兰等六人尚未获得赔偿部分,可由相关权利人待无名氏甲、无名氏乙身份明确后再向其主张权利。综上所述,原审判决对姜某兰等六人因事故造成损失赔偿责任分担的处理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三、评析

本案中,行人被三辆机动车撞倒碾压致死,其中两辆机动车逃逸,只能查明第三车的驾驶人及投保等情况。根据《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四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未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机动车方在该车应当投保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对超过最低保险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第一款的规定赔偿。”因此,无论是否投保交强险,三辆车均负有在交强险限额内的赔偿义务。正常情况下,这种赔偿义务应当是相等的,赔偿权利人应在三份交强险内平均受偿。而在其中两车身份不明的情况下,死者家属请求未逃逸车辆投保的交强险先行全额赔偿,是否可予支持,是本案要讨论的焦点。我们认为,国家设立交强险的目的是对车辆这种高危工具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及时进行救济,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以维护社会公众的利益,故交强险具有公益性质。交强险制度设置的目的之一即是保护受害人利益、维护社会稳定。国家通过交强险制度强制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购买相应的责任险,以提高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投保面,有利于受害人获得及时、有效的经济保障和医疗救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未按照国家规定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由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先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过错方的过错比例分担责任。上述规定并没有明确在仅有一车身份明确即仅有一份交强险的承担者明确的情况下,赔偿权利人不能要求其在一份交强险的限额内全额承担赔偿义务,因此,从保护受害人的角度出发,二审改判现有的、明确的一份交强险先行全额赔偿,是合法合理的。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