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违约赔偿的范围不应超过侵权人应当预见的损失——何某诉顺德区某汽车维修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
来源:    作者:石晓利   提交日期:2012-11-01 10:11    0

主题词

财产损害赔偿 违约责任  可预见性

 

裁判要点

如果双方在合同中未约定违约责任事项,违约方应在不超过其订立合同时预见或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范围内承担违约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百六十五条

 

基本案情

何某于20101010日与案外人陆某签订《车辆买卖合同》一份,合同约定以下条款:陆某以人民币50万元的价格购买何某所有的梅赛德斯奔驰S350小汽车;陆某在签订合同当日向何某支付定金15万元,余款35万元待该车过户手续办理完成后一个工作日内支付;在车辆交付陆某之前所发生的所有风险由何某承担和负责处理;因何某原因致使车辆不能如期办理过户手续的,陆某有权要求何某双倍返还定金并赔偿一切损失,因陆某原因致使车辆不能办理过户手续的,何某有权没收定金并要求陆某承担一切损失。20101018日,何某将其所有的梅赛德斯奔驰S350小汽车交给汽车维修公司进行维修保养,汽车维修公司的工作人员维修期间于20101021日驾驶该车进行试车时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该车辆损坏。此后,陆某以何某车辆因事故损坏不能按期办理过户构成违约为由,起诉要求解除与何某车辆买卖合同并由何某退还定金15万元和支付赔偿款15万元。案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1410日作出(2011)佛顺法民一初字第599号民事判决:解除陆某与何某于20101010日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何某向陆某返还定金15万元和支付10万元的定金赔偿。而后,何某找到汽车维修公司要求其赔偿因违约支付给案外人的定金损失10万元,因协商未果,何某于2011511日起诉至法院。

 

裁判结果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于2011727日作出(2011)佛顺法民一初字第6830号民事判决,驳回了何某的该项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何某不服提起上诉。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1024日作出(2011)佛中法民一终字第1841号民事判决,驳回了何某的该项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何某将自有车辆交由汽车维修公司进行维修保养,双方存在承揽合同关系。汽车维修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损坏何某的车辆,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于因违约而赔偿给案外人的定金损失,本案中汽车维修公司是履行承揽合同的维修义务进行试车时造成车辆损坏,汽车维修公司对何某将该车转让给案外人陆某的情况并不知情,双方亦未对因汽车维修公司违约损坏车辆如何计赔损失进行约定,何某在与陆某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约定陆某向其支付定金15万元以及车辆损坏后导致其向陆某赔偿定金10万元,是基于何某与陆某之间的合同关系产生的民事责任,超出了汽车维修公司在与何某成立承揽合同所能预见的范围,具有不确定性。何某要求汽车维修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缺乏理据,故不予支持。

本案是一起承揽合同引起的纠纷。根据法律规定,承揽人有义务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一定的工作成果,定作人有义务支付一定的报酬,在定作人未领取承揽物以前,承揽人有妥善保管及承担风险的义务,违反这一义务,造成承揽物毁损的,承揽人应该承担违约责任及赔偿损失的责任。      本案的争议焦点系因何某违约而赔偿给案外人陆某的定金损失可否要求定作人汽车维修公司赔偿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由此可见,可预见性规则是作为对违约损害赔偿中完全赔偿原则的例外和限制,其预见的主体应是从赔偿义务人的角度出发。但预见的判断时间应是从合同缔结之时,则对双方的交易风险有合理的分配。关于预见的内容,则应是受害方所受损害的事项类型,而并不涉及具体损害事项的损失程度,后者则应由法院依法作出判断。可预见性的判断标准则应该采用客观标准,而不应仅以违约方的主观标准予以确定,这样才以彰显对双方当事人利益的平衡。具体本案而言,汽车维修公司是否应赔偿何某向陆某支付的定金赔偿10万元,应以何某与汽车维修公司之间形成承揽合同关系之时能够预见到此种损失为依据,对于本案中何某向汽车维修公司索赔基于汽车维修公司在维修车辆时致使车辆损坏,造成其不能履行与陆某之间的买卖合同造成的定金损失,此种损失是不确定的,何某不仅需证明案外人向其索赔的充分证据,还需要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汽车维修公司在与其形成承揽关系时即已经预见到其与案外人的合同关系。但本案中,何某无证据证明汽车维修公司当时可预见到其与其陆某之间的合同关系,故汽车维修公司对何某的此部分损失无法合理地预见。如果要求汽车维修公司对何某赔付案外人陆某的定金负赔偿责任的话,则无疑会加重汽车维修公司的负担,从而妨碍正常的民事交易活动,同时也不符合合同相对性原则。因此,二审法院驳回了何某的该项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