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父母未尽监护职责,侵权人可减轻相应的赔偿责任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1-12-30 16:12    0
父母未尽监护职责,侵权人可减轻相应的赔偿责任
——全**、吴**与唐**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
纠纷案
陆宏基 李涛
    问题提示:在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若受害者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而其父母未尽到法定的监护义务,那肇事司机是否能够以此为由主张减轻赔偿责任?
要点提示:本文旨在通过一个相关案例对该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父母未尽监护职责导致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受伤或死亡的,侵权行为人可减轻相应的赔偿责任”的观点。
    案例索引:
    一审:三水区人民法院(2010)三法民壹初字第2127号2010年12月13日)
    一、案情
    原告:全**,男,1978年5月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廉江市**,身份号码:**。
    原告:吴**,女,1981年8月1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廉江市**,身份号码:**。
    被告:唐**,男,1971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祁阳县**,身份号码:**。
    被告:佛山市三水区**置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住所地: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
    法定代表人:袁**。
    被告: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中保东莞分公司”),住所地:东莞市东城区**。
    负责人:潘**,该公司经理。
    原告诉称,2010年8月9日10时20分许,被告唐**驾驶粤S8137M轿车在其暂住的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富景村山水龙盘工地吴川施工队临时宿舍出入口行驶时,与在该宿舍门口玩耍的全秀*(男,2009年3月29日出生)发生碰撞,造成全秀*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10年8月10日死亡。经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由被告唐**负事故全部责任,全秀*不负事故责任。被告唐**是被告**公司的员工,发生事故时是在履行职务行为,故被告**公司对被告唐**应负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由于肇事车辆粤S8137M轿车在被告中人财保东莞分公司处购买了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故其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唐**辩称,1、本人撞死全秀*的证据不足,事故发生地属于社会车辆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三水交警询问的几名证人无特殊情况不可能特别留意出事前有何车辆出入该处,因此其证言并不具有高度的确定性和完全的排他性,交警认定本人驾驶的粤S8137M号轿车是在事故发生时间唯一的一辆在该宿舍出入的车辆的事实有误;全秀*死亡的原因很多,尸检报告只能从法医学的角度鉴定死因,而无权判断死者受伤是否交通事故造成;《道路交通事故技术检验报告》显示该车没有撞击痕迹,且本人提供的证人也证明了本人没有肇事时间,虽然该证人证言距事故发生已两个多月,但这不是证据效力弱化的法定理由。综上,1、本人提供的证据更具有优势,本案不能认定本人驾车与全秀*发生碰撞;2、两原告应负较重的监护责任。在交警案卷中,原告吴**于2010年8月9日和8月13日两次笔录反映事故前让儿子在宿舍门前玩,自己关上门洗衣服,后来出门找儿子才发现儿子倒在两排宿舍的出口处,且证人程国权、谭清梅的笔录均可证明死者全秀*出事前一个人在宿舍外面玩耍,以上事实说明吴**在出事前放任年仅一岁多的儿子一个人在户外玩耍,脱离了自己的监管,其放任行为属于自冒风险,对全秀*的死亡负有重大过错。因此,无论全秀*的死亡是何人造成,两原告对儿子的死亡都应自行承担50%的损失。
    被告**公司辩称,被告唐**与本公司没有劳动关系,本公司已将工程分包给其他公司,被告唐**是其中一个施工班组的包工头,故本公司与被告唐**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本公司无需对被告唐**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中保东莞分公司辩称,1、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死者是被唐**驾驶的粤S8137M轿车撞死,事故现场有明显的机动车行驶留下的轮胎印记,但交警部门并未对轮胎印记进行鉴定以核实事故发生时的肇事车辆;交警部门根据吴**等证人证言进行了推理或推测,但这些证人与被害人及其家属有利害关系,证明力较小,故不予以认可;粤S8137M轿车自交警部门介入调查至调查终结并没有进行清洗,车上并无碰撞痕迹;2、如果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是唐**驾驶粤S8137M轿车导致全秀*死亡,则不能要求我公司赔偿;3、原告各项诉请均过高。
    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8月9日10时20分许,被告唐**驾驶粤S8137M轿车在其暂住的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富景村山水龙盘工地吴川施工队临时宿舍出入口行驶时,与在该宿舍门口玩耍的全秀*发生碰撞,造成全秀*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10年8月10日死亡。事故发生前,原告吴**全秀*独自在上述临时宿舍门前玩,没有成年人监护,自己关上门洗衣服行人及小车可出入该宿舍区,事故现场路面凹凸不平。经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唐**负事故全部责任,全秀*不负事故责任。唐**提出复议,佛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于2010年12月3日出具《关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意见的复函》对该认定予以维持。事故后,全秀*在佛山市三水区人民医院抢救,支出医疗费6229.4元。原告全**、吴**是死者全秀*的父母。全秀*属农村户口,从2009年3月29日至2010年7月在湛江市霞山区工农街道人民社区随父母居住,从2010年7月至事故前于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富景村山水龙盘工地吴川施工队临时宿舍随父母居住。
    另查明,肇事车辆粤S8137M轿车的登记车主是被告唐**。被告中保东莞分公司为该车承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200000元的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间自2010年4月20日起至2011年4月19日止。
    二、审判
    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认为:两级交警部门对本次事故的认定程序是合法的,虽然交警卷宗中没有单一的证据能证明全秀*的死亡与被告唐**的驾驶行为有因果关系,但从证据的证明力角度看,结合整个事故的发生过程中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交警部门检验报告、现场路面凹凸不平等情况,以及交警部门的逻辑推理意见和办案经验,本院认为原告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应明显大于被告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原告及交警的证据基本能形成证据链去证明事故的过程,故本院对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予以确认虽然交警部门认定被告**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但并不意味全秀*的父母无需承担监护责任。事故时,原告吴**全秀*在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富景村山水龙盘工地吴川施工队临时宿舍门前玩,没有成年人监护,自己关上门洗衣服,在行人及小车可出入该宿舍区的现场情况下,全秀*完全可以自行走离宿舍区,而全秀*在宿舍出入口被发现受伤也足可见其能远离宿舍区,以上事实可见,两原告对全秀*的死亡存在较重大的过错。从事故现场看,该宿舍区路面凹凸不平,普通的碰撞是很难发觉的,故被告唐**无法感知碰撞到全秀*也是合情合理的。根据过失相抵原则,本院认为两原告在此事故中存在疏于监护的过错,是事故发生的不可忽视的原因,故酌情减轻被告唐**的赔偿责任。综合分析,原、被告在此事故中的行为性质和过错程度,被告**对两原告的损失超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的部分,应承担50%民事赔偿责任。综上所述,结合本院确认的医疗费6229.4元,核定两原告的损失共520110.9元。由于被告中保东莞分公司为粤S8137M轿车承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承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对保险事故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因此应由被告中保东莞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赔偿限额内优先赔偿,即被告中保东莞分公司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优先赔偿原告110000元,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优先赔偿原告医疗费6229.4元。余下的403881.5元,由被告唐**赔偿其中的50%即201940.75元。被告中保东莞分公司为粤S8137M轿车承保了200000元的第三者责任保险,故被告中保东莞分公司亦应在200000元的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对被告唐**应负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诉请被告**公司对被告唐**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但其并没有证据证明被告唐**是被告**公司的员工,故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中保东莞市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全**、吴**116229.4;二、被告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全**、吴**赔偿201940.75元;三、被告中保东莞市分公司在200000元的第三者责任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对第二项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两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一是交警责任认定的问题。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由被告唐**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全秀*不负事故责任。唐**对该决定不服,向佛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申请复议,佛山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做出《关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意见的复函》对原决定予以维持,但唐**对该复议决定依然颇有微词。二是父母未尽监护职责导致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交通事故中受伤或死亡,原告方应否自行承担一部分责任的问题。笔者拟结合本案对这两个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权当抛砖引玉。
   (一)交警责任认定的问题
    本案中,虽然交警卷宗中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全秀*的死亡与唐**的驾驶行为有因果关系,但结合整个事故的发生过程中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交警部门检验报告、现场路面凹凸不平等情况,以及交警部门的逻辑推理意见和办案经验来看,原告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明显大于被告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原告方及交警提供的各种间接证据基本能形成证据链去证明事故的过程,且佛山市交警部门也对原决定予以维持。此外,交警部门作为认定交通事故责任划分的专门机构,是独立于原、被告之外的第三者,在本案中与双方当事人没有任何利益纠葛,因此,其做出的责任认定结论应当是客观、公正的,也是可以采信的。而被告唐**提供的证据虽然也具有一定的证明力,但相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而言明显偏弱、证明力有限,不足以推翻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综上,笔者认为,两级交警部门对本次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是可以作为裁判依据的,被告唐**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二)父母未尽监护职责导致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受伤或死亡的,受害方是否应当自行承担一部分责任的问题。
    既然两级交警部门都认定被告**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那是否意味着被告方就应当赔偿原告方的全部损失呢?答案是否定的。理由如下:第一,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与原被告双方的责任分配并不完全等同。也就是说,交警认定被告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并不意味着原告对全秀*的死亡就没有任何责任。由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交警部门提供的案卷材料来看,事故发生之时,原告吴**(死者的母亲)全秀*在三水区白坭镇富景村山水龙盘工地吴川施工队临时宿舍门前玩,自己却关上门洗衣服全秀*发生事故之时年仅一岁多,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虽然能够自由行走,但是根本没有躲避危险的意识和能力,其父母作为智力正常的成年人,应当预见到在行人及小车可随意出入该宿舍区且无大人陪护的情况下,任由一个不到两岁的幼儿独自在外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他们竟然可以放心地将孩子放在门口玩耍,对孩子完全不闻不问,直到酿成惨剧后才从想起寻找小孩。由此可见,两原告(死者的父母)对全秀*的死亡存在较大的过错,其放任行为属于自冒风险,理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此外,从事故现场看,该宿舍区路面凹凸不平,轻微的碰撞是很难发觉的,故被告唐**无法感知碰撞到全秀*也是符合常理的。笔者认为,两原告未能尽到监护职责、怠于履行监护义务才是造成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根据过失相抵原则,酌情减轻被告唐**的赔偿责任。
    所谓过失相抵原则,又称过错相抵原则,指在加害人依法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前提下,如果受害人对于损害事实的发生或扩大也有过错,则可以减轻加害人的赔偿责任。该规则的适用有严格的条件:
    第一,该规则的前提是加害人依法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没有责任就无需相抵,责任是相抵的内容。该责任具有可相抵性,即损害赔偿责任。损害赔偿责任指“当事人一方因侵权行为或不履行债务而对他方造成损害时应承担的补偿对方损失的民事责任”。既可以是侵权责任的承担方式,又可以是违约责任的承担方式。
    第二,受害人对损害事实的发生或扩大有过错,该过错可能是故意,可能是过失。该过错致使受害人的行为成为损害事实发生或扩大的原因。过错的形态和大小影响到加害人责任减轻的程度。
    第三,该规则的结果是减轻加害人的赔偿责任。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侵权行为中受伤或死亡,原本并无过错可言,因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根本没有控制自己行为的意识,也不具备承担责任的能力,当然也就不会存在“过错”,所以当受害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时,通常都由侵权人承担全部责任。然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还有监护人,若其监护人未能在侵权行为发生时尽到必要的监护职责,就不能想当然地将责任完全归咎到侵权人身上,而应根据监护人与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按照一定的比例合理分配责任。
    综上分析,由于原告在事故发生时未尽监护职责,存在较大过错,故被告**可以此为由主张减轻相应的赔偿责任。结合本案实际,其应对两原告的损失超出交强险限额的部分,承担50%赔偿责任。
    ()本案裁判思路
    本案中,被告唐**虽对两级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提出质疑,但却始终提不出有力的证据来推翻既定的事实,故本院依法采纳了交警认定的结论,并以此为基础做出判决。对于第二个问题,很多民众可能无法理解:人家死了儿子,是受害者,为何还要自行承担一半的责任?这种同情弱者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法律是客观、公正的,被告唐**的碰撞是导致全秀*死亡的直接原因,却不是唯一的原因,试想:年仅一岁多的孩子身边怎能无家长陪伴?若吴**当时能在旁边看护孩子,尽到监护责任,又怎会酿成如此悲剧?因此,两原告也应对自己的疏忽大意负责,自行承担监护不力的过失责任,法律如此规定旨在告诫遭受损失的一方务必要小心谨慎,避免因自己的原因造成人身或财产的损害。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双方当事人均表示服从判决,并未上诉。
(作者单位: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