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盗用他人身份资料领取身份证构成姓名权侵权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1-12-30 16:12    0
盗用他人身份资料领取身份证构成姓名权侵权
——周**与官**、罗**姓名权纠纷案
周淑华
 
    问题提示:当事者采用假冒他人的方法,盗用他人的户籍资料,骗领身份证,责任如何认定?
    要点提示:当事者假冒他人户籍资料骗领身份证,应构成侵犯他人姓名权,由此给他人造成损害包括物质损害和精神损害,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三水区人民法院(2011)三法民一初字第512号(2011年5月11日)
    一、案情
    原告:周**(又名周巧军),女,1976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所地佛山市三水区**,现住湖南省祁东县**,身份证号码:**。
    被告:官**,女,1981年2月9日出生,汉族,住所地湖南省祁东县**,现住佛山市三水区**,身份证号码:**。
    被告:罗**,女,1963年10月4日出生,汉族,住佛山市三水区**,身份证号码:**。
    原告周**诉称:原告于1994年6月20日为投亲将户口从湖南省祁东县风石堰镇迁到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但原告一直在湖南衡阳就读卫校护士专业。原告毕业后,到云南省景宏市自谋职业,未到三水区就业。2006年上半年,原告因身份证丢失。当年8月份,原告到三水补办身份证,西南街道与西南派出所均查不到原告的户籍资料,无法为原告补办身份证。自2007年到2010年10月,原告因没有身份证一直无法正常就业,不能出差到外地办事。原告请求原户籍地—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为原告补办户籍和身份证,他们答复原告的户籍已迁到三水,只能到三水公安局补办。原告请求三水公安局补办,他们答复户籍信息册上查不到原告的名字,无法补办。四年来,原告不断往返于祁东和三水十多趟,花费车费、住宿费不少于两万余元,误工损失就更大。2010年10月,原告终于在三水区行政服务中心查出被告官**身份证号码与原告相同,官**年龄却比原告小五岁。原告在祁东县白地市镇户籍办查明官**的户籍一直在其老家,从未迁到三水。官**在三水的户籍名为官巧英。事实上,官**的真实姓名既不叫官巧英,也不叫周**,她在祁东县户籍信息册上的真实姓名为官**,出生时间为1981年,也与原告不同。她之所以在三水的户籍名叫官巧英实际是冒用周**的姓名,只是将周姓改为官姓而已,这样以来原告在三水的户籍由“周**”改为“官巧英”,所以西南派出所与西南街道就查不到原告的名字了,也不能为原告补办身份证。二被告的行为完全侵犯了原告的姓名权,给原告的就业、工作、出差带来了极大困难,给原告造成的精神痛苦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也给原告造成巨大的直接经济损失。故起诉请求判令:1、确认二被告的行为侵犯原告的姓名权;2、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直接经济损失费5万元(主要是原告为补办身份证来往于湖南至三水的车费、住宿费及误工损失);3、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5万元;4、判令二被告在佛山市和湖南衡阳市市级报刊上登报向原告赔礼道歉;5、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和原告的律师费。
    被告官**辩称:原告起诉官**不是事实,官**并不构成对原告姓名权的侵害。原、被告从不相识,为何官**用周**的身份资料,那是当时官**到三水投靠亲戚罗**时,罗**用官**的相片帮忙办理身份证给官**,用了周**的户籍资料即身份证号码,但姓没有改,仍是姓官。本案中官**并没有侵犯原告的主观故意,故官**对原告的诉请有异议,请法院予以驳回。
被告罗**辩称:一、罗**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本案案由是姓名权纠纷。根据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佛公三决字[2010]第03791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是官**冒用周**户口,骗领周**的居民身份证,而非罗**。因此,周**主张的对象应是官**,而不是罗**;二、罗**在本案中没有过错。罗**与周**是亲戚关系。1994年,周**为毕业后能在三水就业,以投亲形式将其户口从湖南老家迁至佛山市三水区罗**处。但周**毕业之后,并未到三水工作。根据户籍随人走的原则,三水区公安局从2000年起,多次要求未在三水就业的周**将户口从罗**处迁走。但周**不但不迁,还委托他人转告罗**,要求罗**将户口注销或处理掉。罗**经咨询三水区公安局后,告诉周**户口不能被注销。周**从此对户口不再理睬。2004年,罗**另一亲戚,即被告官**,来三水找工作,得知此事后,恳请暂借周**户口一用。罗**在与周**无法直接联系情况下,委托他人将此情况转告周**。在未收到周**异议后,官**冒用了周**的户口,领取了身份证。至于,官**何时将户口迁走,导致周**无法在第一时间找回户口,这些事实,罗**均不知情;三、周**主张的赔偿金额过大。首先,周**没有证据证明其主张的车费、住宿费及误工损失为5万元。其次,周**与罗**是亲戚,无论是当初迁入户口还是后来寻找户口,周**在三水很多时候都是住宿在罗**家,不产生住宿费损失。最后, 1994年至2006年期间,周**已在老家结婚生子,由此可见,周**并没有因为户口问题而影响其正常生活。至于对工作的影响,周**也未能提交有效证据。因此,周**主张的赔偿金额过大,请求法院查明后给予调整。周**要求被告承担律师费没有依据。综上所述,罗**既非本案的直接获利者,也未从本案获得任何一点利益。罗**会卷入此案件,仅仅是因为她是周**户口所挂之处,罗**并非本案的适格被告。恳请法庭查明案件事实,依法驳回周**对罗**的全部诉讼请求。
    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94年6月,周巧军(原身份证号码430426760701512)为投亲,通过亲戚罗**帮助,将户口从湖南省祁东县风石堰镇迁到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火车站宿舍3栋102,户主是罗**的丈夫徐清明,与户主的关系是外甥女。在户口迁移过程中,工作人员将“周巧军”错写成“周**”。户口迁出后,周**在湖南衡阳就读卫校护士专业,毕业后,到云南省景宏市自谋职业,一直未到三水区就业。2000年,官**投奔到罗**家,官**母亲请求罗**帮官**找份工作。罗**便出面为官**在其单位广东三茂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三三货场找到一份工作,并对他人说官**就是其外甥女周**,出具一份内容为“兹我单位职工徐清明之外甥女,因父亲病故,现须改母姓,将姓名周**改为官巧英……”的证明为官**改名为“官巧英”,冒用周**的户籍资料,领取身份证。2004年起,官**便以“官巧英”的名字在三水工作、生活。2006年,官**在未告知罗**的情况下,将周**的户籍从徐清明处迁出落户到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口岸一街4号一座404。
    2006年上半年,周**因身份证丢失,在当年8月份,到佛山市三水区补办身份证,但三水区西南街道办事处与西南派出所均查不到周**的户籍信息,无法为周**补办身份证。自2007年起至2010年10月间,周**先后五、六次往返于老家祁东和三水之间查找自己的户籍资料。2010年10月,周**在三水区行政服务中心查出官**的身份证号码与其相同,而官**在其老家祁东县白地市的户籍一直存在,从未迁到三水,周**遂向公安机关报案。2010年10月14日,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以官**使用骗领的居民身份证,对其作出罚款1000元的行政处罚。
    二、审判
    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第141条规定,盗用、假冒他人姓名、名称造成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犯姓名权、名称权的行为。官**、罗**为达到让官**在三水工作、生活的目的,采用假冒周**的方法,盗用周**的户籍资料,骗取身份证,致使周**在长达四年之久的时间内,多次奔波在湖南祁东和广东三水之间,找不到自己的户籍资料,办理不了身份证,给周**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亦给周**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故周**诉请二被告赔偿交通费、误工费等损失,应予以支持。同时官**、罗**上述侵权行为,致使周**在长达四年之久的时间内没有户籍,在法律上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的一名公民,给周**精神上造成一定的伤害。故周**诉请二被告赔偿精神损失费及登报赔礼道歉,应予以支持。官**、罗**共同商议,并共同实施侵权行为,出具证明到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假冒周**,盗用周**的户籍资料,骗取了身份证。故周**诉请二被告承担共同侵权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在审理过程中,二被告同意赔偿原告的损失,原告念及双方均是亲戚,在法院的主持下,三方自愿达成如下调解协议并当庭履行完毕:一、官**、罗**共同赔偿周**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4万元;二、周**自愿放弃其它诉讼请求;三、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即500元,由官**、罗**共同负担。
    三、评析
    本案是一起假冒、盗用他人姓名而引发的侵犯姓名权案件。姓名权是公民个人人格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受宪法保障的一项基本权利,任何人不得干涉、盗用、假冒。在上述案例中,官**、罗**在假冒周**后,罗**利用工作的便利,以其单位的名义,为官**出具证明,通过公安机关,以看似合法的形式将姓名“周**”更改为“官巧英”,使得侵权行为更为隐蔽,难以发现。导致周**在长达四年之久的时间内,奔波在湖南祁东和广东三水之间,在户籍系统中找不到自己的户籍资料,也查不出户籍丢失的原因。而周**本身因没有户籍资料,在法律上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的一名公民,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黑户”。官**、罗**盗用、假冒周**姓名的行为,给周**工作、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和损害,亦给周**的精神上造成一定的伤害,所以官**、罗**的行为依法应认定为侵犯姓名权,对给周**造成的物质和精神损失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计算周**的经济损失,包括往返湖南祁东和广东三水之间的交通费、住宿费及误工损失。因周**查找户籍资料的时间跨度较长,周**在查找过程中亦无法预料今后会发生纠纷应保留损失发生的相关凭证。酌定周**每次到三水查找户籍资料的交通费、住宿费等费用为2500元/次,根据查明周**共往返六次左右,计算该笔费用为15000元。周**在当地查找户籍资料多次,周**每次查找户籍资料大概花费五、六天时间,合计花费时间为二个月左右,酌定周**查找户籍资料期间的误工损失为6000元。官**、罗**上述侵权行为,致使周**在长达四年之久的时间内没有户籍,在法律上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的一名公民,给周**精神上造成一定的伤害。根据二被告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酌定由二被告赔偿周**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二被告侵权行为实际发生在佛山境内,造成的影响主要在佛山,确定二被告在佛山市级报刊上登报向周**赔礼道歉。 即由官**、罗**共同赔偿周**实际物质损失及精神损害36000元,并在佛山市级报刊上登报向周**赔礼道歉。在法院宣判前,官**、罗**主动提出愿意赔偿周**损失,希望周**不计前嫌,与她们达成调解协议,并尽量减少该案在社会上的影响。周**考虑到双方是亲戚关系,同意不再要求官**、罗**登报赔礼道歉,最终达成调解协议。
(作者单位: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