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民间借贷纠纷如何分配举证责任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1-12-30 18:12    0
民间借贷纠纷如何分配举证责任
卢泽辉
   问题提示
   在当事人双方举证均不充分的情况下,如何分配举证责任,进而推断认定事实?
   要点提示
   谈自由心证在本案中的运用
   案例索引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2011)佛三法民一初字第1149号
   案情
   原告周**,男,汉族,1974年7月27日出生,住佛山市顺德区**,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代理人卫宏,广东真善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钱**,女,汉族,1969年12月29日出生,住佛山市三水区**,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代理人袁**,男,汉族,1964年4月17日出生,住佛山市南海区**。
   原告周**诉称:被告钱**因为其儿子治病需要,向原告请求借款。原告于2008年10月6日向被告提供借款1000元,于2009年3月18日再次向被告提供借款10000元。被告收到上述借款后至今仍拖欠未还,原告遂诉请判令:1、被告向原告清偿借款11000元,并支付自起诉之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商业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钱**辩称:原告所提供的证据无法证实原、被告存在借款合同关系,对原告在诉讼中所主张的事实不予确认。另外,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应予驳回。
   本案案情相对简单,双方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原、被告是否存在借款合同关系上。对于该事实的认定,原告提供了短信记录、银行转账记录、银行转账回单各一份。其内容如下:(2009年3月18日12时39分 )“6228480091718928418 中国农业银行 钱**”,(2009年3月18日16时25分) “谢谢你,我明天把借据邮寄过来还是周末我送过来”。 原告另外提供银行转账单一份 (时间是2009年3月18日16时14分 )转账金额也是1万元。根据上面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已经将10000元款项通过转账方式给付被告,被告也对此无异议。但关键问题是原告凭上面的短信及转账单认定存在借贷关系,但是被告对此提出异议。根据上面的几条信息加上转账单,本案的事实产生了两种可能的情况。一种是如原告所说,当日被告向原告借钱,然后发短信叫原告将钱打入其账号,原告将钱发出后,被告发短信说感谢,并说要将这一万元的借款借据周末送给原告。另外一种是原告之前向被告借了钱,被告在18号那天催收借款,原告同意还款,被告就将账号发给原告,原告转帐后,被告就说将原告之前借款的借条还给原告。
   对于原告在本案中是否已经完成其举证责任,存在两种意见,一种是认为原告已经完成了举证责任,要求被告提供证据证明存在另一借贷关系,如被告称借据已还原告,则举证责任在于被告方,被告方须举证原债权债务关系的存在。原告已完成初步举证了。原告的证据可以让人产生被告当天借款一万元的积极心证。被告如果认为是另一种可能---原告还款给被告,那么应该举证。否则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案中的关键证据是在被告这里的借据,只要被告能证明已将借据邮寄或送给原告,那么被告就完成了举证责任,否则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效果。另一种意见认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原告应当对双方存在借款合同关系进行举证,本案原告举证使本案事实存在真伪不明的情况,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在举证责任的分配方面,考虑到短信是原告的手机所保留,在证据的取得方面有绝对的优势,他完全可以将不利于自己的短信删除掉,假设在被告发送银行账户之前曾经发送一条短信,说快还钱,然后原告就把这条短信给删除了,这也是可能的。原告现在的证据能证明有可能是借贷关系,也有可能是还款,因此应当将充分举证的责任分配给原告,以实现双方举证责任平等。
   审判
   法院经质证后认为,原告提供的短信记录经核对,与原告手机所记载的内容一致,且上述手机短信的发出号码与被告手机号码相同,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被告对原告银行转账记录及银行转账回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该证据予以确认。因原告所提供的短信记录与原告银行转账记录、银行转账回单不仅在时间上具有连贯性,而且从内容上能互相印证形成充分的证据链条,被告虽否定该组证据的关联性,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反驳,对该两条短信的关联性予以确认。综合原、被告的陈述及法院确认的证据,确认如下事实:2009年3月18日,被告钱**向原告周**借款10000元,原、被告没有约定还款期限。上述借款被告至今未还。法院最终采纳了第一种认证思路,即认为原告已经完成了其举证责任,如被告认为存在另一借贷关系,须向法院举证证明,最终判决被告向原告偿还借款10000元。
   评析
   本案事实的认定过程其实就是法官自由心证的过程。所谓①自由心证(free evaluation of evidence through inner conviction),是指一切诉讼证据的取舍和证明力的大小,法律预先不作规定,而由法官②自由心证制度的内容有两个主要方面:一是诉讼证据的能力及其运用,完全由法官凭自己理性的启示和良心的感悟来自由地判断;二是法官对案情的认定,必须在自己内心深处确实相信是真实的。为了防止法官在运用证据裁判案件方面的绝对自由,避免法官受到不应有的限制,法官自由心证的形成,须具备以下的条件:(1)内心确信必须是从本案情况中得出的结论;(2)它必须基于一切情况的酌量和判断;(3)考察判断这些情况的时候,必须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他们的全部总和;(4)内心确信必须是对每一证据“依据证据的固有性质和它与案件的关联”加以判断的结果。结合本案,由于原告主张欠款事实的证据并非法院审理民间借贷纠纷中常见的欠据,而是一组记录当事人对话内容的信息,案件承办人只能从文字内容对案件当事人当时的意思表示进行推断。但仅仅凭只言片语去还原整个案件原貌是非常困难的,甚至当事人是否已经将当时完整的通信内容向法院出示也不得而知,只能运用一定的规则及价值判断对证据的证明力进行判断与取舍。在对证据证明力下定论之前,笔者曾做出两种假设。如原告所述为真,则该案的逻辑顺序是先有被告向原告借款的请求,然后原告将借款汇入被告提供的银行账户,被告表示感谢,并询问原告如何将借条给付原告。这种假定符合一般逻辑思维顺序,能依日常生活经验推理而得出。如原告所述为假,则存在先有原告向被告借款的事实,后原告向被告还款,被告收到还款后向原告表示感谢,并询问原告如何将其出具的欠条返还给他。这种假设同样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两者相比,第一种假设显然更符合日常生活经验。从心理上,出借人经过催促借款人还款而收到借款后应该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被告不但表示感谢,而且非常体贴地为借款人提出如何归还借款人出具的欠条,未免过于细心周到。当然这种论调是以个人道德水平衡量其主观意志未免有否定人性善良之嫌,毕竟在此之前就有南京彭宇案的鲜活例子。然而两者不同的是此种推断是建立在有证据的前提上的,并非法官个人的主观臆测,是经过权衡两种可能性大小之后所作的判断,当中结合了承办人对生活经验的逻辑判断。承办人认为,无论是日常思维习惯还是语言习惯,第一种假设显然更具有信服力,就此个案而言,笔者认为以任一善良理性之人的推理均能轻易得出第一种可能性,原因是符合生活经验之逻辑,尽管笔者无法对符合经验逻辑之标准作出明确界定。正如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Potter Stewart(波特.斯图尔特)发现尽管不可能使淫秽文字的检验标准化,但他仍然断言:③“我一看便知”(I know it when I see it)。根据证据优势原则,原告至少证明了该案存在借款的事实可能,而且可能性较大,如被告否认该事实的存在,则应当依照法律规定提出反证,否则承担举证不能的诉讼后果。本案是根据这一逻辑思路所得出的审判结论,是当事人在举证不充分之下不得已而采取的辩证推断,然而笔者并未恣意选择证据的证明能力进行判断,是根据本案案情及有限的证据,同时假定自己置身于本案的环境之中,以自己个人生活经验的理解去分析证据。遗憾的是,因笔者驾驭文字的能力有限,为避免当事人“别有用心”地断章取义,将其引导为道德事件并无限放大,本案在判决主文中未能完整地将心证的思路完整表达出来。但不管怎样,对于本案的事实,作为案件承办人的笔者认为:“我反正是信了,而且我也相信你信。”、陪审官根据内心确信进行自由判断。法官通过对证据的审查判断所形成的内心确信,称为心证。心证如果达到深信不疑的程度,即谓之“确信”,从这个意义上讲,自由心证又称“内心确信”。法官审判案件只根据他自己的心证来认定案件事实。
(作者单位: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
 
 
 
 
 
 
百度搜索引擎对于“自由心证”定义的解释
 
②王利明、张文显《民事诉讼证据实证分析》,法律出版社2006年4月出版,第51页。
③1964年,在Jacobellis v. Ohio案件中,美国最高等法院对Ohio地域是否应当禁播一部叫《Obscene》(淫秽)的片子进行了审讯。“淫秽”是一个好懂得但却难定义的概念,法官Potter Stewart也认为露骨的淫秽描述是不可能定义的,但其于判词中表示“我一看便能知晓”。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