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委托公证能否构成对遗嘱的变更或撤销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1-12-30 18:12    0
委托公证能否构成对遗嘱的变更或撤销?
何自梁
 
   问题提示
   父亲刘官*于1995年12月立下《遗书》一份,遗书写明房屋归原告刘益*所有,将这座屋价值一半给被告刘国*壹万玖仟元正。2006年1月9日,刘官*到佛山市顺德区公证处公证,委托刘国*为其合法代理人,以刘官*名义代为向法院起诉刘益*,要求他返还遗书中处理的房屋并履行赡养义务、支付赡养费和住院治疗费。2007年3月24日刘官*去世。2006年1月9日刘官*到公证处办理的委托公证能否构成对该遗嘱的变更或撤销?
   要点提示
   遗嘱人在生前立下遗嘱将房屋给其中一个继承人后又到公证处办理了委托公证,委托另一继承人作为代理人以遗嘱人的名义起诉遗嘱中约定财产的继承人返还财产并履行赡养义务,该委托公证能否构成对遗嘱的变更或撤销?
   案件索引
   (2011)佛顺法民一初字第6823号(判决时间:二?一一年七月)
   基本案情
   原告刘益*(反诉被告)。
   原告刘旺*(反诉被告)。
   原告刘昆*(反诉被告)。
   原告刘*群(反诉被告)。
   被告刘国*(反诉原告)。
   原告刘益*诉称,1995年12月,父亲刘官*当着原告、被告及刘昆*三个儿子的面立下一份《遗书》,决定将座落于顺德区乐从镇良教村南队京栈的房屋(现今乐从镇良教村涌边街北十一巷3号)全部遗留给原告。并将该房屋定价为38000元,其中房屋价值的一半19000元归被告所有。立遗嘱前,原告刘益*先后多次将款项19000元交付给被告,故此父亲刘官*立遗书后,被告便当即在《遗书》上的收款人一栏签下“刘国*”的名字。2007年3月24日,父亲刘官*因病去世。不久原、被告双方因父亲一些身后事发生争执而结怨。为此原告曾多次要求被告到公证部门协助其办理上述房屋的继承手续而遭拒绝。因协商未果,原告刘益*起诉要求诉争房屋的产权归原告继承所有。
   原告刘旺*、刘昆*起诉意见同刘益*一致。
   原告刘*群起诉要求分割该遗产。
   被告刘国*辩称,本案争议房产应按照法定继承处分。
   被告刘国*反诉称,诉争位于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良教村委会涌边街北十一巷3号房屋建于1988年,系原、被告父亲刘官*与母亲何*华的夫妻共同财产,产权人登记为刘官*。何*华于1994年7月9日去世。2007年3月24日,刘官*因病去世,该房产在何*华去世后并未析产。何*华继承人有:刘官*、刘国*、刘益*、刘昆*、刘旺*、刘*群六位。刘官*继承人有:刘国*、刘益*、刘昆*、刘旺*和刘*群五位继承人。此外,2006年1月9日,刘官*在佛山市顺德区公证处立下一份委托书,内容是由于被告刘益*等人不尽赡养义务,委托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刘益*返还位于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良教村委会涌边街北十一巷3号的房产等。2007年3月24日刘官*去世,因诉争房产继承问题发生争执,为此被告反诉要求确定反诉原告刘国*对房屋(所有权证号:粤房字第3232734号,土地证号:顺府集建总字第0182327号/[91]第0623050701037号)法定继承份额。
   原告刘益*反诉辩称,刘国*提交的《委托书》所述的理由并非事实,刘官*生前从来没有在公证处办理委托公证,而且原告刘益*的众多邻居及良教村委会均证实原告对父亲尽赡养义务。此外,父亲刘官*立遗嘱时有兄弟刘昆*在场,即使父亲无权处分母亲何*华遗产的份额,但被告刘国*已接受此事实,并当场签名,客观上已收取遗嘱约定刘益*要支付的补偿款项19000元,故请求法庭驳回被告的反诉。
   顺德法院审理查明:刘官*与何*华系夫妻关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于1988年自建一栋房屋,该房屋位于佛山顺德区乐从镇良教村委会涌边街北十一巷3号。1994年7月9日何*华去世。2007年3月24日刘官*去世。刘官*与何*华生前共生育子女五人,分别为原告刘益*、刘旺*、刘昆*、刘*群及被告刘国*。刘官*于1995年12月立下《遗书》一份,该《遗书》内容为:“现有住宅一座建于1988年,座落良教村南队京栈,将这座屋评价值叁万捌仟元整。现今两人面议,同意这座屋归刘益*所有权使用,将这座屋价值一半给刘国*壹万玖仟元正。不得反口,恐口无凭立字为照。遗书父官养字”。刘官*去世后,本案诉争房屋长期由原告刘益*居住。2006年1月9日,刘官*到佛山市顺德区公证处公证,委托刘国*为其合法代理人,以刘官*名义代为向法院起诉刘益*,要求他返还位于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涌边街北十一巷3号的房屋并履行赡养义务、支付赡养费和住院治疗费。
   另查明,刘官*自建位于佛山顺德区乐从镇良教村委会涌边街北十一巷3号房屋与《遗书》中标明良教村南队京栈系同一栋房屋。
   审判
   法院认为,公民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本案争议焦点为:
   一、刘官*所立《遗书》性质是否为遗嘱?首先该《遗书》系刘官*自己书写并亲自签字注明日期。其次刘官*立遗嘱时具备遗嘱能力,并对其自建房屋作出真实处分的意思表示。再次从整个《遗书》的内容上看,刘官*所要表达出来并希望其死后该房屋归刘益*,内容已予以确定,并有实现的可能。综上,本案中刘官*亲自书写的《遗书》符合自书遗嘱各项要件,可认定为刘官*身前所立的遗嘱。
   二、2006年1月9日刘官*到公证处办理的委托公证是否构成对该遗嘱的变更或撤销?本案中被告刘国*提交的公证书系一份委托书,从内容来看刘官*并未通过明示的方式对原立的《遗书》进行变更和撤销。但是否能够认定系对《遗书》变更或撤销的推定方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承法的意见第三十九条指出,遗嘱人生前的行为与遗嘱的意思表示相反,而使遗嘱处分的财产在继承开始前灭失、部分灭失或所有权转移、部分转移的,遗嘱视为被撤销或部分撤销。遗嘱的撤销必须由遗嘱人按照法定的形式和程序亲自为之,不允许委托他人代理。本案中,刘官*在立《遗书》后,虽通过公证书形式要求被告刘国*起诉刘益*返还诉争房屋,但诉争房屋仍然登记在刘官*名下,刘官*的行为并没有改变财产在法律上的命运。同时,如果刘官*想撤销对原告的遗嘱,刘官*完全有能力到公证处立另外一份遗嘱,没必要通过委托被告起诉原告要求返还而对遗嘱进行撤销。再次,从该委托书内容上看,亦未表明刘官*对其死后该房屋再次处分。此外,根据当地村委会相关证明,原告对刘官*尽赡养义务。综上,本院不予认可该公证系对其《遗书》的撤销或变更。
   本案诉争房屋系刘官*及何*华夫妻共同财产,故何*华对该房屋享有一半份额。何*华先于刘官*死亡,何*华对该房屋的一半份额,何*华继承人有刘官*、刘益*、刘国*、刘旺*、刘昆*、刘*群,该六人分别占何*华一半份额的六分之一,即刘官*占该房屋1/2+1/12=7/12;刘益*占1/12;刘国*占1/12;刘旺*占1/12;刘昆*占1/12;刘*群占1/12。刘官*在遗嘱中对刘益*、刘国*、刘旺*、刘昆*、刘*群的份额擅自处分系无效,但不影响其对自身份额的处分。故本案中刘益*占有7/12+1/12=2/3,刘国*有占1/12;刘旺*占1/12;刘昆*占1/12;刘*群占1/12。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国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座落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涌边街北十一巷3号的房屋,由原告(反诉被告)刘益*继承三分之二、原告(反诉被告)刘旺*、原告(反诉被告)刘昆*、原告(反诉被告)刘*群、被告(反诉原告)刘国*各继承十二分之一份额。二、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刘益*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被告(反诉原告)刘国*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本诉受理费900元(已减半收费),由原告刘益*承担,本案反诉受理费900元,由被告刘国*承担。
   宣判后,刘国*不服一审判决,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评析
   遗嘱是遗嘱人生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按照法律规定的方式对自己的财产进行处分或对其死后其他事务作出处理而在死后发生效力的单方民事法律行为。设立遗嘱是遗嘱人通过一定的程序和形式对自己的财产进行处分或对其死后其他事务作出处理的意思表示出来。依据我国《继承法》第十七条的规定,遗嘱的法定形式有五种:1.公证遗嘱;2.自书遗嘱;3.代书遗嘱;4.录音遗嘱;5.口头遗嘱。遗嘱人设立遗嘱后能否变更或撤销,根据《继承法》第二十条的规定:“遗嘱人可以撤销、变更自己所立的遗嘱”。遗嘱的变更是指遗嘱人在遗嘱设立以后,生效以前更改其原来所立遗嘱的部分内容的单方民事法律行为。遗嘱的撤销是指遗嘱人依法取消原来所立遗嘱全部内容的民事法律行为,其法律效果是使还没有发生法律效力的遗嘱在将来不因其死亡而发生法律效力。遗嘱与其他民事行为不同,其他的民事行为,必须有法定的可撤销可变更原因,才可以变更或撤销,并且有时间的限制;变更或撤销遗嘱是遗嘱人享有的权利,不需征得继承人或其他人的同意,不受时间、原因的限制,遗嘱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不考虑任何事由变更或撤销以前所立的遗嘱,但变更或撤销只能由遗嘱人亲自为之,不得由他人代理,更不能委托他人于其死后代为变更或撤销。
   根据《继承法》第二十条的规定:“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的,以最后的遗嘱为准。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九条的规定:“遗嘱人生前的行为与遗嘱的意思表示相反,而使遗嘱处分的财产在继承开始前灭失,部分灭失或所有权转移、部分转移的,遗嘱视为被撤销或部分被撤销。”可见,遗嘱的变更或撤销有以下几种方式: 1.以书面形式声明撤销或变更原遗嘱,但不得以自书、代书、录音、口头方式撤销、变更公证遗嘱。《遗嘱公证细则》第二十二条规定,公证遗嘱生效前,非经遗嘱人申请并履行公证程序,不得撤销或者变更公证遗嘱。2.以立新遗嘱的方式使原遗嘱丧失法律效力,如果遗嘱人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以最后的遗嘱为准,遗嘱人在订立的新遗嘱中不论是否明确表示撤销原遗嘱,只要前后遗嘱内容相抵触时,即意味着前一遗嘱被后一遗嘱撤销;部分抵触的,部分撤销;全都抵触的,全部撤销;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二条的规定:“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公证遗嘱为准;没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的遗嘱为准。”也就是说,原来所立的是公证遗嘱,在撤销或变更时,必须以公证遗嘱所代替,不能以其他形式的遗嘱撤销或变更公证遗嘱。3.遗嘱人的行为与遗嘱相抵触时,其抵触行为视为对原遗嘱的撤销或变更。如遗嘱人在世时将遗嘱中处理的财产进行变卖,其变卖财产的行为就是对原遗嘱的撤销。
   本案中,《遗书》系刘官*自己亲笔书写并亲自签名注明日期,刘官*设立遗嘱时具备遗嘱能力,并对其自建房屋作出真实处分的意思表示。《遗书》符合自书遗嘱的形式及实体要件,可认定为刘官*生前所立的遗嘱。
   2006年1月9日刘官*到公证处办理的委托公证,从形式上看,系一份委托书;从内容上看,刘官*没有对其个人财产进行处分,没有明确对之前已订立的遗嘱进行变更和撤销,只是委托刘国*以刘官*名义代其向法院起诉刘益*,要求他返还遗书中处理的房屋并履行赡养义务、支付赡养费和住院治疗费。该委托公证不是遗嘱,不能撤销之前已订立的遗嘱。如果刘官*真有撤销之前订立的遗嘱的意思,其完全可以通过办理公证遗嘱的方式撤销,而没有必要只对《委托书》进行公证。诉争房屋一直登记在刘官*名下,刘官*生前的行为并没有与遗嘱的意思表示相反,不能视为原遗嘱被撤销或部分被撤销。而且,遗嘱的变更或撤销只能由遗嘱人亲自为之,不得由他人代理,更不能委托他人于其死后代为变更或撤销。
   综上,本案中遗嘱人在生前立下遗嘱将房屋给其中一个继承人后又到公证处办理了委托公证,委托另一继承人作为代理人以遗嘱人的名义起诉遗嘱中约定财产的继承人返还财产并履行赡养义务,该委托公证不是遗嘱,不能构成对遗嘱的变更或撤销,遗嘱继续有效,但是遗嘱人以遗嘱处分了属于他人所有的财产的部分,应认定无效。
(作者单位: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