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交通事故父身亡,遗腹子能否获赔偿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1-12-30 19:12    0
交通事故父身亡,遗腹子能否获赔偿
 
--佛山市顺德区**运输有限公司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 
周珊
 
   问题提示
   交通事故发生时尚未出生的胎儿在出生后能否获得抚养费的赔偿
   要点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死亡的,加害人应当向被害人一方支付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应当理解为死者生前实际抚养的人和应当由死者抚养的人。
   案例索引
   一审: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11)佛顺法民二初字第2001号民事判决(2011年8月22日)。
   二审: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佛中法民二终字第833号民事判决书(2011年11月15日)。
   一、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佛山市顺德区**运输有限公司
佛山市顺德区**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德**公司)为其粤X06280号机动车在**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佛山公司)投保交强险和机动车损失保险及第三者责任险附加不计免赔险。2009年6月29日,死者梁超*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与顺德**公司司机吴学*驾驶的粤X06280号大型普通客车发生碰撞,造成梁超*死亡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死者梁超*承担主要责任,吴学*承担次要责任。2009年12月29日,顺德**公司与死者梁超*的家属自愿达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约定:事故造成梁超*家属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100947.3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50元、护理费950元、误工费950元、丧葬费20387.5元、死亡赔偿金127996元、被扶养人梁小*生活费139751.73元、被扶养人梁银*生活费31674.5元、被扶养人陈肖*生活费77968元,合计501575.06元;由顺德**公司投保的第三者强制保险赔偿120000元给梁超*家属,剩余381575.06元由顺德**公司负责承担30%即114472.51元赔偿给梁超*家属,其余由梁超*家属承担;粤X06280号大型普通客车损坏修复费1290元由顺德**公司承担30%即387元,其余由梁超*家属承担。2009年12月29日,顺德**公司通过其司机吴学*将赔偿款234472.51元支付给梁超*的家属刘月娥。
   另查:死者梁超*出生于1976年10月13日,住广东省广宁县**,其于发生事故的当日即2009年6月29日至7月16日住院救治,于7月17日死亡。其家庭情况为父亲梁深*和母亲陈肖*(1950年2月12日出生,系农村居民),梁深*、陈肖*育有梁火*、梁超*、梁金*,而梁超*与冯佩*育有大女梁银*(2004年3月9日出生,系农村居民),之后梁超*与刘月娥育有二女梁小*(2009年9月23日出生,系城镇居民)。
   2011年5月17日,顺德**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保险佛山公司支付顺德**公司保险赔偿款235762.51元(其中赔偿给受害者234472.51元,车辆损失费1290元)以及利息。
 
   二、   审判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案中由于《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是由顺德**公司与死者梁超*的家属达成的,**保险佛山公司没有作为当事人参与该调解协议的达成,故该协议对**保险佛山公司没有法律约束力。但**保险佛山公司在庭审过程中对该调解协议中的死者梁超*的医疗费100947.33元、丧葬费20387.5元、死亡赔偿金127996元以及事故车辆维修费用1290元予以认可,故法院对上述赔偿金额予以确认。
   对于调解协议中除上述**保险佛山公司确认外的其他部分即死者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车辆修复费,由于该调解协议对**保险佛山公司没有法律约束力,且**保险佛山公司对其不予确认,法院对其确认如下:1、死者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死者梁超*从2009年6月29日至7月16日住院共计18天,按照每天50元的标准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应为50元×18天=900元;2、死者家属的护理费,考虑到死者当初住院抢救期间确需家人照顾护理的实际情况,按照护理费用每日50元的标准,死者家属的护理费应为50元×18天=900元;3、死者误工费,顺德**公司未能提供死者从事何种职业及其收入的情况证明,因死者系农村居民,故参照2009年度从事农业行业年平均工资12006元的标准计算,死者的误工费应为12006元÷365天×18天=592.2元;4、被扶养人生活费,梁超*生育的大女梁银*系农村居民,其应被扶养的年限为13年,而梁超*生育的二女梁小*在梁超*死亡时虽处于胎儿阶段,但在顺德**公司与梁超*家属协商赔偿事宜时已出生,故梁小*亦属赔偿权利人的范围,从其户籍登记情况来看,梁小*系城镇居民,其应被扶养的年限为18年。梁超*的母亲陈肖*系农村居民,其应被扶养的年限为20年,梁超*尚有两姐妹梁火*、梁超英对陈肖*有赡养义务。因本案有多个不同身份的被扶养人存在,各被扶养人所得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按各自的身份状况适用相应标准,而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2009年度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性支出额。由此,被扶养人梁银*生活费为4873元÷2×13年=31674.5元,被扶养人梁小*的生活费为15527.97÷2×18年=139751.73元,被扶养人陈肖*的生活费为4873元÷3×20年=32486元。
   综上,**保险佛山公司应依交强险赔偿120000元给顺德**公司。对剩余的336925.26元,依据死者梁超*家属与顺德**公司约定70%:30%的主次责任比例,顺德**公司已承担30%即101077.58元,现应由**保险佛山公司在承保范围将该笔款项赔偿给顺德**公司。由此,法院判决**保险佛山公司向顺德**公司支付保险赔偿金221077.58元及从起诉之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利息的诉讼请求。
   **保险佛山公司不服,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保险佛山公司上诉主要认为:梁小*与受害人为父女关系,出生于2009年9月23日,事故发生时间为2009年6月29日,即梁小*是在事故发生后才出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条规定,梁小*在梁超*死亡时尚未出生,不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的、能够行使请求权的民事主体。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八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但本案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不是继承案件,赔偿金不等同于遗产,保留胎儿份额的规定不能在本案适用。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梁小*不是梁超*生前扶养的人,不能依该规定来请求赔偿,其被抚养人梁小*的生活费不能支持。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死亡的,加害人一方应当向被害人一方支付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死者生前扶养的人”,既包括死者生前实际扶养的人,也包括应当由死者抚养,但因为死亡事故发生而尚未抚养的子女。本案中,死者梁超*与梁小*系父女关系,梁小*在梁超*死亡时虽未出生,但其是梁超*应当抚养的人。梁小*出生后,顺德**公司赔偿梁小*的生活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上述规定。因此,**保险佛山公司应当就梁小*的生活费向顺德**公司承担支付保险金的责任。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了遗产继承时应为胎儿保留份额,体现了胎儿权益保护的立法精神。一审判决**保险佛山公司就梁小*的生活费向顺德**公司支付保险金,符合以权利延伸保护的民法理论及实事求是、有损害即有救济的民事裁判原则,故对原审判决予以支持。
 
   三、   评析
   本案中,梁小*作为遗腹子,是否应当享有被扶养人生活费的问题。因《国务院〈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三十七条第(九)项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以死者生前或者残者丧失劳动能力前实际扶养的、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人为限……”从而使本案处理时似乎缺乏法律依据。然而,在民法中,对自然人权利的保护,从来就有权利延伸保护的民法理论,该理论也在有关民法规范中有明确的体现。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5条中关于胎儿的特留份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也规定了遗产继承时应为胎儿保留份额。因此,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关于“侵害公民身体造成死亡的,加害人一方应当向被害人一方支付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这一规定判决时,对于“死者生前扶养的人”,不能机械地进行理解,应理解为既包括死者生前实际扶养的人,也包括应当由死者抚养,但因为死亡事故发生而尚未抚养的子女。这样,对于遗腹子扶养费的赔偿就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一、二审法院的判决,符合我国《民法通则》公平原则的内在要求以及有损害即有救济的民事裁判原则,以系法官能动司法的体现,使得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达到了和谐统一的状态。
(作者单位: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