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被告人陈立、杨元洲的行为能否构成绑架罪?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0-12-31 10:12    0
 
 
    【案情简介】
    2007年1月下旬,被告人陈立在江苏省靖江市新港园区内的北极星网吧上网时认识了被害人王炜(13周岁)。王炜主动提出让陈立打电话给其父母,称自己被绑架,借此向父母勒索钱财,陈立表示同意。同年2月16日,陈立出资带王炜从江苏省靖江市来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次日,被告人杨元洲将陈立和王炜安置在同学汪超的出租屋暂住。期间,陈立将王炜让其勒索王父母的事情告诉杨元洲,并称事成后分3000元给杨,杨表示同意。当月17日至22日,陈立和王炜每天都打电话向王炜的父母勒索钱财,要王的父母汇款到陈立指定的账户,但王的父母以无法筹到钱为由没有汇款。23日,由于多次向王炜的父母勒索未果,且陈立所带现金因供自己和王炜吃住及出外上网而用完,陈立恼怒之下遂与杨元洲合谋将王炜杀害。当日13时许,二被告人将王炜带到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大门金斗顺德港兴混凝土公司东南侧的沙石场,陈立叫王炜进入一简易厕所内,用左手捂住王炜的嘴巴,用右手持一把带备的匕首刺中王炜的左胸部一刀,杨元洲则持电棒电击王炜的脖子和右腿膝盖处,致王炜当场死亡。后二被告人逃离现场。杀害王炜后,陈立与杨元洲于当月23日至25日又在顺德、东莞等地打电话到王炜家中,继续以王被绑架为由勒索钱财,均未得逞。
 
    【分岐意见】
    对陈立、杨元洲的行为如何定性,在审判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根据刑法第239条第一款的规定,陈立、杨元洲的行为应构成绑架罪。理由:陈立、杨元洲为勒索财物,在主观上具有绑架被害人王炜的故意,在客观上实际控制了王炜作为人质,虽然陈立、杨元洲没有将王炜关闭在一个封闭的场所,也没有用绳索捆绑王炜,但事实上王炜已处于陈立、杨元洲的严格监控下,失去人身自由,人身安全亦处于随时可能被侵犯的危险状态,后来由于多次向王炜的父母勒索未果,陈立与杨元洲就合谋将王炜杀害,应视为绑架过程中的“撕票”行为。根据以上犯罪事实,陈立、杨元洲的行为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应构成绑架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根据刑法第232条、第274条的规定,陈立、杨元洲的行为应构成故意杀人罪和敲诈勒索罪(未遂)。理由:在被害人王炜的提议下,陈立、杨元洲是假借绑架王炜而向王炜的父母勒索财物,两人主观上具有敲诈勒索的故意,而没有绑架王炜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不断打电话向王炜父母索取财物的行为,而没有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实施绑架王炜的行为,王炜的人身自由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限制,绑架罪所应具备的“劫持人质”特征表现不明显。至于陈立、杨元洲因敲诈勒索不成而密谋杀害王炜的行为不应视为绑架过程中的“撕票”行为,应独立构成故意杀人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从侵犯的客体看,绑架罪侵犯的客体是公民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敲诈勒索罪侵犯的客体是公民的财产权利。本案中,陈立、杨元洲在对被害人王炜实施杀害行为前,只是假借绑架王炜来向王的父母敲诈勒索钱财,侵犯的是公民的财产权利,并无侵犯王炜的人身权利。
    2. 从主观方面看,陈立、杨元洲具有敲诈勒索钱财的主观故意,不具有绑架劫持被害人的主观故意。陈立和杨元洲由此自终并不想绑架被害人王炜,只想向王的父母敲诈一笔钱财,到后来想杀王炜,也没有想过真的绑架王炜来向王的父母勒索钱财。
    3.从客观方面看,陈立、杨元洲并没有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劫持被害人,也没有限制被害人的人身自由,被害人王炜的人身是自由的,可以独立到外面吃饭、上网,不具备绑架罪中“被害人人身受困或受限”的特点。
    综上,陈立、杨元洲的行为不应构成绑架罪,而应构成敲诈勒索罪和故意杀人罪实行数罪并罚。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