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推进配套改革创新 破解“案多人少”难题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9-12-10 09:12    0

推进配套改革创新 破解“案多人少”难题
作者:本社记者 张丽娥 刘创新 杨可卿

  
  
今年7月19日,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会上强调:“着眼人民群众获得感,狠抓改革措施落地见效,推动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再上新台阶。”
    2018年以来,广东省佛山市深入贯彻中央有关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部署和省委有关要求,以落实省首批实践创新项目为抓手,深化以诉讼制度为重点的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发挥司法优势参与社会治理,全方位提升司法能力、司法效能、司法公信力,现已初见成效,部分改革项目走在全省全国前列,助推佛山实现“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省地级市最前面”。
    据了解,佛山坚持改革创新,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案件繁简分流、认罪认罚从宽、基本解决执行难等方面,作出了探索并不断完善工作机制,形成具有佛山特色的工作模式,有效缓解司法领域长期面临的“案多人少”问题,增强人民群众的司法体验和获得感。

  “一统四化”创新诉源治理
    “三、二、一”,佛山市诉前和解中心的工作人员按下了相机快门。“每次调解成功后,我们都会为当事双方及调解员拍照留念。”
    照片中站在左侧的是王勤律师。2018年12月25日,他所代理的当事人卢先生驾驶货车到车管所办理年检时不慎摔伤,协商赔偿时,与其所在的佛山市禅城区昌洪运输服务部就雇佣关系的确认产生矛盾,遂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案为由起诉。
    经过仲裁机构和基层法院的审理,近一年后,案件来到二审环节。佛山中院的立案法官在了解案情后,认为该劳动争议案的焦点在于最后的赔偿结果,于是向双方律师提议围绕赔偿进行诉前调解。
    从当事双方同意调解,到签订调解协议书,用时还未到一周。事情的解决速度超出昌洪运输服务部代理律师闫劲松的预料,“如果打官司,至少需要4~6个月,确认雇佣关系,进行工伤认定,再通过保险赔偿。倘若对方败诉,还可能以新的诉由再次上诉,花费更多时间,占用更多司法资源”。
    王勤和闫劲松都是第一次来到佛山中院的和解中心,这个占地400平方米、钢板结构的临时办公地。他们在二号调解室里留下了合影,也留下了好评:“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解决纠纷,作为律师,我们也很乐意尝试高效的诉前调解模式,帮助化解社会矛盾。”
    今年6月6日挂牌成立的诉前和解中心,是佛山市委开展诉源治理,构建多元纠纷化解机制的一个创新成果。截至9月底,中心成立四个月共受理诉前和解案件8877件,结案6967件,已结案件中调解成功2823件,调解成功率40.5%。
    佛山中院立案庭庭长杨帆告诉记者,和解中心是法院提供司法支撑参与社会治理的有力平台。它的运作形成了统筹整体建设、平台运作实体化、调解资源集约化、调裁对接一体化、解纷模式智能化的“一统四化”佛山模式,具有五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市、区“一盘棋”同步开展建设。市委统一领导,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确定为落实省委政法委首批实践创新项目的主要内容、市重点改革项目;市委政法委统筹谋划,牵头市中院等6家单位联合出台工作方案,凝聚建设共识,解决具体问题;市中院牵头建设,组建工作专班,细化落地举措;市政府全力支持,对基础设施建设、信息平台开发、办公经费和薪酬等给予专项保障。
    二是打造“四专”诉前调解机构。和解中心为专门独立机构,置于市委政法委牵头建立的市群众诉求服务中心之下,日常运作由市中院管理,业务上与诉讼相互关联;调解员队伍“以专职为主、特邀为辅”,配套专门管理制度;紧扣职责定位、调解程序等关键环节,建立专项工作机制;明确受理范围,集中对法院前置分流的28类民商事案件进行专业诉前调解。
    三是多元主体联合形成解纷合力。建立协调联动机制,跨部门、跨领域汇聚解纷资源,科学调配:普通案件随机分配给“全科类”专职调解员;特定类型纠纷,优先分配给劳动争议、金融、保险等“专科类”行业调解员;社会影响较大或具有典型意义的特殊案件邀请专家学者、人大代表等“专家类”特邀调解员调解。
    四是调裁衔接提供充分司法保障。抽调业务骨干18名,首批组建6个专门速裁团队,与调解员进行“一对一”结对指导。注重以裁判引导促进调解标准统一,建立无争议事实记载等配套机制,推动实现以裁促调、以调促审。佛山中院速裁团队平均办案周期为10天,较法定普通程序的90天大幅缩短。
    五是科技助力创新数据治理新平台。建立调解员智库,推广远程调解、在线履行等功能。开发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信息化平台,实时监控先行调解案件的基本数据、流转环节、调解结果等,与法院诉讼服务网、案件信息管理系统以及社会治理数据平台融合对接,为佛山司法管理和社会治理提供智慧支撑。  

  简案快办实现多方共赢
    2019年6月21日,佛山中院张莹法官收到了一封感谢信。
    信的开头这样写道:“我作为一名从事律师工作20年的资深律师,也是第一次有机会在网上开庭。感谢佛山中院给予我这样一次网上开庭机会。”
    这封信来自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陈涵,其在佛山中院一起网上审理的民事上诉案件中担任出庭代理人。2019年6月17日,陈涵收到法院开庭通知,18日下午开庭,19日法院作出判决。
    对于像陈涵这样的外地律师,网上开庭为他们节省了来回奔波的时间,也极大减轻了委托人的差旅费负担。陈涵在信中说:“网上开庭的方式特别适合二审情况,因为二审时各方当事人通常提交的新证据较少,证据的质证过程可能没有或较短,二审期间主要是当事人发表各自的上诉观点和答辩意见。”
    见到张莹法官的第一眼,是在网络庭审直播室的大屏幕上。同在大屏幕上的,还有坐在办公室里的原告以及远在湖北的被告。
    十五分钟后,结束庭审的张莹法官退出了她的“直播间”。在等待系统再次开庭的间隙,张莹对网上庭审做了简单介绍。
    “对于没有新证据、案情相对简单的二审案件,我们会征求当事人和律师的意见,建议进行网上庭审。许多外地律师甚至会主动提出网上庭审,因为他们花费在路上的时间太长。”
    虽然刚开完庭,但张莹的语气听起来并无疲倦:“操作流程非常简便,这就类似一个虚拟的房间,当事人在平台注册后,填写系统发送的邀请码,即可进入庭审界面。”
    网络庭审,是不是对网络质量的要求更高呢?张莹回答说:“如果网络较差,当然会有所影响,但大部分4G覆盖地区都没有问题。曾经有位当事人律师,在前往另一个庭审现场的路上,就把我们的庭也开了。还有在饭店、在高速公路服务区里开庭的。”
    围绕“简案快办 繁案精审”,佛山法院在建立科学的繁简案件甄别和程序分流机制,完善速裁案件标准化审理指引,制定类型化案件裁判文书说理工作指引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
    一是规范繁简分流标准。佛山中院以全省法院新综合业务系统上线运行为契机,细化适用速裁程序的简单民事、行政二审案件范围,为下一步实现全部案件自动识别繁简、智能分流排期筑牢基础。南海区法院制定繁简分流工作规程,明确刑事、民事和执行繁简案件的区分标准,形成系统智能分流为主、人工分流为辅的分流规则。
    二是简化案件审理流程,深化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对认罪认罚案件依法简化起诉和庭审程序。顺德区法院重新制定了《权利义务告知书》等文书,充分告知被告人在诉讼阶段享有的全部权利义务,保证其认罪认罚的自愿性和真实性;禅城区法院对简单案件采取集中开庭、集中评议、集中宣判的“三集中”方式,提升办案效率;南海区法院对简易程序案件原则上采用远程视频方式开庭,实现当天送达、当天开庭、10天内审结;三水区法院对简易程序刑事案件实行批量化集中审理和当庭宣判,当庭宣判率达33.7%。
    三是完善分流配套机制。禅城区法院对劳动争议案件推行要素式审判,形成包括要素式庭审规范、要素式裁判文书样式在内的系统性规范文件,自主研发金融案件法律文书自动生成系统,构建金融案件快速化处理机制。顺德区法院在前期深入调研总结论证的基础上,新设速裁庭,专门审理物业合同纠纷以及信用卡纠纷。  

  全链条综合治理攻坚执行难
    “您拨打的电话号码的实名认证人已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请谨慎交往……”“老赖”邹某听到自己新的手机彩铃声,又气愤又羞愧。
    获此彩铃,因邹某在一起保险合同纠纷案中作为被执行人,以各种理由拖延、拒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执行法院依法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限制高消费等短期措施并没有威慑到这个“老赖”。
    2019年7月9日上午,南海区法院告知邹某已对其设置失信彩铃,如不还款,其失信的行为将人尽皆知。害怕“出名”的邹某不敢多狡辩,当日即向法院代管款中缴纳了执行标的、迟延履行利息及执行费。
    该案的申请执行人、保险公司法务代表彭先生告诉记者:“没想到这么快能拿到执行款,起诉前邹某就已经转移了财产,根据我们公司以往的经验,以为是追不回来了,这次公平正义没有迟到。”
    据了解,南海区法院执行局联合执行联动成员单位,签订司法与税务行政衔接、司法拘留、社会矛盾化解、法律保险服务、司法信息发布公益项目等合作协议,与通信公司合作,为失信被执行人定制“失信彩铃”和挂机短信提醒,构建起“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格局。
    信用惩戒机制是南海区法院执行联动机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南海区委政法委以覆盖全区的全链条激励约束机制为依托,统一协调,建立联动执行机制,整合资源凝聚合力,全力推进执行工作提质增效。在信息共享联动方面,协调区政务数据管理局提供“大数据”支持,实现全区18个部门人口信息和27个部门企业信息,共2.6亿条的数据记录共享,有效解决了长期困扰执行工作的“查人找物难”等问题。
    南海区法院早在2017年就开始建设的执行指挥中心是联动系统的“大脑”,它统筹着南海区每年30000~40000的执行案件办理,工作流程从过去以执行法官为管理节点,过渡到以执行指挥中心为管理节点的新模式。指挥中心的实体化运作,是在党委的统一领导下,整合社会资源,对执行案件进行综合治理,不断完善长效工作机制,从源头上切实解决执行难。
    执行指挥中心作为执行体系的中枢,下设5个指挥分中心,同时对接上级法院,连接8个人民法庭,形成三级指挥体系,并与区43家执行联动部门的数据形成对接。执行指挥中心负责集中办理网络查控、网络拍卖、退款管理、报结审批等执行环节,以执行队伍15%的人力,完成了全部执行案件50%以上的工作量,有效遏制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现象,其运行模式及成效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肯定,并入选广东法院执行创新案例。
    接下来,南海区法院将推动建设南海区综合治理执行难联动平台,作为落实“全链条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机制试点”实践创新项目的重要抓手,打造出南海区网上执行指挥中心,开发建设南海执行办案大数据应用系统,形成包括身份、机构、资产、人脉四大类型的信息地图。
    据了解,佛山法院系统在落实改革措施,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方面取得显著成效,全市共有8个项目入选广东法院执行创新案例,禅城法院线上“云图”系统得到最高法院高度肯定,顺德“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被树为全国法院先进典范。

  本文发表于2019年12月9日《民主与法制周刊》第45期。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