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名著欣赏)瓦尔登湖(节选)
来源:    作者:亨利•大卫•梭罗   提交日期:2013-02-04 09:02    0

    在我们生命的某个季节里,我们习惯于把每个地方都考虑为可能建一栋房子的地点。就这样,我遍察了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周围方圆20英里之内的地方。在想象中,我已经陆续买下了所有的农场,包括其中所有需要购买的东西,而且我还知道它们的价格。我从每个农民的房屋前走过,品尝他的野苹果,和他谈论农事,无论他出什么价格,我都按他的出价买下他的农场。我甚至出了个更高的价--买下农场中全部的东西,只是不要契约--我把他的承诺就作为契约,因为我非常喜欢谈话--培养谈话,我相信在某种程度上也培养了他,然后在我享受了足够长时间之后就退出谈话,让他继续下去。这样的经历使我的朋友们把我称做一类地产经纪人。无论我坐在哪里,我就可能住在哪里,整片土地就随之从我所在之处辐射出去。一栋周围没有土地的房子算什么房子?--最好还是一块乡村土地。我发现很多房子所在的地点很难迅速改善,有些人可能会认为那些地方离村庄太远,而在我看来却是村庄离它们太远。我说过,我有可能住在那里,而且我确实在那里住过,一小时,一个夏天还有一个冬天的时间;我看到了我可以怎样让一年年流逝,在搏斗中度过冬天,看到春天的来临。在这个地区里的未来住户们,无论他们将把自己的房子建在哪里,他们可以确定的是我已经为他们的到来做好了准备。一个下午就足够我把那些土地安排成果树林和牧场,并决定哪些漂亮的橡树或松树应该留在门前,从哪里看去每棵枯萎的树都应该有最好的效果。然后我就让那土地躺在那里,间或休耕,因为一个人的富有是和他能放下不管的事情的数目成正比的。

    我的想象走得如此之远,以至于在想象中我甚至拥有了几个农场的优先取舍权--那优先取舍权是我最想要的--可是我的手指却从没碰触过真正拥有的土地。我最接近真正拥有土地的一次就是我买下了豪洛威尔的土地。我已经开始整理种子,并且收集材料打算做一辆手推车,用来装运产品了。然而就在那块地的主人把契约交给我之前,他的妻子--每个男人都有那样一个妻子--改变了主意,想要保留那块地,于是他提出给我十美元来和我解除合约。现在,说实话,我在这世界上也只有十美分,而我的算术知识却已经不够我来判断我拥有了的是那十美分,还是一个农场,还是十美元,还是所有这些。然而,我还是让他既保留了那十美元,也保留了他的农场,因为我已经进行得足够远了;或者不如说,出于慷慨起见,我按我购买的价格把它卖给了他。此外,因为他不是个富人,我又把那十美元作为礼物送给了他,而同时,我仍然拥有我的十美分、种子和做一辆手推车的材料。我发现这样我就成为一个富人,而我的贫困又丝毫无损。然而我保留了那风景,从那时起我每年都不用手推车就收获了那土地的产物。提到那风景:

        “我是我看到的一切的统治者,

        我在那里的权力无人可以质疑。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