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浏览佛山法院网,
全力促调解,案结事又了---民三庭法官李永安调解案件小记
来源:    作者:   提交日期:2011-10-27 15:10    0
    近期,民三庭法官李永安倾力调撤一审知识产权案件十九件,创民三庭调解效率新纪录,这是民三庭始终坚持调解优先,不断创新调解模式的可喜成果。
  “喂,易律师你好,我是佛山中院知识产权庭的李法官,你代理的联邦公司起诉田羽公司的六件外观设计侵权纠纷案,双方的差距不是很大,能否谅解被告在家具展览会期间展示涉嫌侵权的产品,与对方和解呢?”“谢谢你,李法官。你也知道,在你的热心调解下,我方已经让步了,其实赔偿款多一万少一万都没有关系,关键是被告田羽公司要有调解诚意,并保证以后不再侵权。在法院主持的多次调解过程中,田羽公司口口声声称愿意调解,并一再叫苦说其经营困难,尽量少赔钱,我方都表示理解。可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在法官主持调解后的展销会期间,其肆无忌惮的还在展厅展示、出售涉嫌侵权产品,我方打官司的目的不是借机牟利,而是打击侵权行为,夺回属于我方的市场份额。真的不好意思,我方的老总不想与对方和解。”承办人在草拟好判决书后,仍打电话与原告沟通,不想放弃最后的调解机会。
    上述案件自7月19日立案之日起,至10月18日结案之日的90天里,李法官已记不清给双方当事人打过多少次电话,调解进程可谓一波三折。为促成当事人的和解,做到案结事了,李法官从收到立案卷宗之日起,就不断地和当事人沟通、商谈和解事宜;在证据交换期间内,又每隔二、三天,持续地给双方当事人分析判决和调解的利弊,谈及和解对双方当事人的好处——不仅减轻原告诉累,减少被告的损失,达到案结事了的社会功效,而且还利于净化家具市场的法制环境,避免恶性竞争。审理期间,李法官仍不厌其烦的做调解工作。当事人双方被法官的态度和热情感化,都表示愿意和解。原告和解的条件是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销毁库存侵权产品,并支付维权合理费用3.5万元和适当的经济损失10万元,共计13.5万元。被告表示愿意和解,但声称房地产的萎缩,影响了家具市场,其经营困难,只同意支付5万元(含维权费用和经济损失)。但被告在证据交换被初步认定抄袭原告专利明显侵权的情况下,还委托专利代理人作不侵权抗辩,原告的和解热情顿时降温。庭审法官主持调解阶段,被告遮遮掩掩,说东道西,称暂时不能确定和解数额,须和其他股东商量后才能答复法院。后经过李法官的不懈努力,原告的和解热情被再次点燃,双方的和解差距进一步缩小,被告表示只能支付9万元,原告表示少了12万元就免谈和解,和解进程虽艰难,但整体上仍朝着良性方向发展。但在9月上旬举行的家具展销会上,被告在其多个展厅继续展示涉嫌侵权产品,原告对和解的态度逆转直下,和解的热情降至结冰点,表示不愿同对方和解,原因是被告阳奉阴违,和解态度不诚恳,且毫无悔改之意,称要用法律武器打击侵权行为,使侵权人为其侵权行为付出代价。这令李法官前期的调解工作前功尽弃。被告对原告也颇有微辞,叫苦诉说原告联邦公司仗恃其在家具行业的龙头老大地位,打击、压制中小企业,表示要斗气,并将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申请专利无效,哪怕付出代价也要将官司打到底,打完一审打二审,打完二审打再审。法官虽又打过几次电话,力促调解,但均无功而返,不得已只好着手撰写判决。
    在判决写好即将提交审判长核稿之际,李法官觉得该案件的前期调解工作投入太多,距离双方签定和解协议只有一步之遥,只因被告在家具博览会展示涉嫌侵权产品的事情而功亏一篑。此案若最终不能调解结案,甚是可惜。于是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再次拿起电话,遂有了开头那一幕的对话。后通过反复与原告的代理人、被告及其代理人沟通、说服,双方终以双方都能接受的金额签定了和解协议。
    李永安法官正是凭这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执着,在证据交换期间分析利弊,在开庭期间说理服人,庭审结束后不言放弃,充分发扬锲而不舍的精神,成功地说服了包括上述案件在内的多件案件的当事人,使双方最终握手言和,做到案结事了,以案件的和解促进了社会的和谐。


Copyright © 2012·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试用或建立镜像
网站制作管理维护: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邮英科
  备案号:粤ICP备12079583号